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 >> 专访|王诺诺:加班狗如何用科幻对抗“996”
详细内容

专访|王诺诺:加班狗如何用科幻对抗“996”

科幻作家、知乎大神、海归学霸、选美佳丽、互联网公司产品经理……当这些“标签”集中在28岁的王诺诺身上,她爽朗地笑着说,除了职业标签,最想留下的只有一个:“一个想写出很多好故事的年轻人”。

在第五届晨星杯中国原创科幻大赛的启动现场见到王诺诺。长发披肩,白色棉布衫,蓝白格子阔腿裤,左耳缀着一只宇航员模样的精致耳钉,她比想象中亲切许多。不时冒出的“自黑”金句,更让她卸下所谓的“女神”标签,真实而接地气。

▲王诺诺携新书《地球无应答》,在深圳书城中心城接受读创/深圳商报记者专访。


这个安徽出生的女孩,2岁随父母移居深圳,本科就读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主攻经济学学位,毕业后又在剑桥大学攻读了环境经济硕士学位,而后就职于一家互联网公司担任行业分析师。

主业是金融,王诺诺的兴趣却十分广泛。为了“打发寂寞的留学时光”,她在知乎上大展拳脚,从理工类、文史类再到鸡汤类,她的知识面广到惊人,回答都写得很赞,因此收获了“知乎女神”和“剑桥学霸”的称号。

她还参加过中华小姐的选美比赛,自言“文体白痴,协调性很差”的她,一路过关斩将闯进12强。去年她还抽空玩了把综艺,在一个认知类的谈话节目上讨论整容话题。

▲王诺诺参加过中华小姐的选美比赛,一路过关斩将闯进12强。


在这许许多多的业余爱好里,最让王诺诺有成就感的,就是写科幻小说。

2015年8月5日,她第一次在朋友圈宣布,自己开始写科幻小说了。仅仅三年时间,她就拿下了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新人奖”、第一届“冷湖奖”一等奖,成为名副其实的90后科幻文学新星。

最近,王诺诺的第一部科幻作品《地球无应答》由中南博集天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湖南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这本书收录了王诺诺的9个科幻短篇小说,从基因、数据、时空等多个角度,置身未来反思现实,反思人类与自身、科技、宇宙的关系,对隐私、社会关系、星际移民的独特观念。

▲《地球无应答》
王诺诺 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
2019年4月


5月11日,第五届晨星杯中国原创科幻大赛在深圳启动,王诺诺的新书《地球无应答》在启动仪式上正式首发。

新书发布会前,王诺诺接受了读创/深圳商报记者的专访。


科幻启蒙是叶永烈

爱刘慈欣故事里的“浪漫”


谈起和科幻结缘的契机,“叶永烈”这个名字不得不提。

7岁生日时,王诺诺的外公送给她两本叶永烈的书:《科学童话365》和《小灵通漫游未来》,从此王诺诺开始看科幻小说,长大些还会攒着零花钱买《科幻世界》。

至今,她还记得人生中第一次参加新书签售会,就是叶永烈带着《小灵通三游未来》来深圳书城,她作为小粉丝去助阵。如今,王诺诺也在深圳书城为自己的第一本书举行新书发布会,这奇妙的缘分让她十分感恩。

▲5月11日,王诺诺在深圳书城中心城为自己的第一本书举行新书发布会。


读了那么多科幻小说,王诺诺最喜欢的还是阿西莫夫,“因为建起一个小说的背景设定的设定,在它上面完成史诗一样的记叙,就如同凭空创造出一个世界——创造新世界这是很难的,他做得最好。”国内的科幻小说家,她最爱的也是刘慈欣,“我爱的是他故事里的浪漫。那种‘非常大的宇宙’和‘非常渺小的人类’之间的命运反差感,让我觉得很浪漫。”

▲王诺诺(左)获得第一届“冷湖奖”一等奖,在领奖时与刘慈欣(右)合影。


真正自己动手写科幻小说,是2015年了。王诺诺回忆,研究生的毕业论文刚刚写完时,她还处在一种高强度写作的惯性期里,碰巧看见网络上有人提问,“人种基因改良是利大于弊么”,觉得如果把道理融进一个故事里讲会挺有意思,就趁着写完论文的“手顺”,尝试着一礼拜写了6000字,没想到得到不错的反响。


9个小说涉及多个热点话题

反思科技却不做道德判断


这个科幻处女作,就是《改良人类》,收录在新书中。这篇小说和该书的同名小说《地球无应答》,都和去年底大热的“基因编辑”话题有关。王诺诺关注的重点是:基因置换只留下“优质”基因,却为人类引来了灭顶之灾——这并不代表她对“基因编辑”事件的道德判断。采访中,王诺诺表示,科技仍在不断进化中,关于未来应抱有更开放的心态。

另一篇小说《全数据时代》,讲的是“大数据时代个人隐私的问题”,王诺诺要反思的,仍然是科技的反面。“当一个人生活、工作所产生的全部数据都上传云端,那是否意味着,凭借这些数据可以完美复制出一个人?当机器能够替代人类做大部分工作,那么一个人的核心价值是什么?”在她看来,“连接一切”的时代到来之后,最宝贵的就是“分离”。

▲闻讯赶来的读者很多,最小粉丝只有9岁。


新书《地球无应答》中的9篇科幻小说,涉及多个话题,时光倒流、人类基因改良、宇宙放逐者、全数据时代的畅想……很多都与我们的当下息息相关。

在王诺诺看来,科幻文学具有更大的现实意义。她通过一系列故事,思考自己与科技、世界乃至宇宙的关系:为什么美一定要是统一的?改良基因会不会带来灾难?如果进入全数据时代,隐私成为权力的手段,该怎样面对?如果人类真的离开了地球,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


深圳非常适合科幻文学创作

正在构思首部长篇小说


王诺诺的写作已经引起国内科幻界的广泛关注。

2017年,《科幻世界》刊登了“王诺诺科幻作品专辑”。2018年,她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新人奖”、第一届“冷湖奖”一等奖。

▲《科幻世界》刊登了“王诺诺科幻作品专辑”


但王诺诺仍用“点子文学”来形容自己现阶段的科幻作品,“虽然偶尔能蹦出比较有新意的想法,但缺乏构架大世界的能力,仍然需要多加练习。”

她向记者透露,自己正在构思一部科幻长篇小说,希望创造出一个相对独立的世界观。“我对中国古代的榫卯、织布等工艺非常痴迷,经常会想象:假如工业革命发生在古老的中国,会是怎样一番景象?所以这会是一部架空历史的科幻故事。”王诺诺说。

在深圳长大,如今也工作在深圳,王诺诺说,对于科幻小说创作来说,深圳有一片非常优渥的土壤。“这座城市创造了四十年前被认为是奇迹的事情,这原本就是一件很‘科幻’的事。再加上深圳一直走在科技前沿,在全国第一个设立‘科学与幻想成长基金’,近年来又大力发展科幻产业,种种因素都非常适合催生深圳人书写自己的科幻故事。”

▲当天的活动现场,第五届“晨星奖”也同时启动。


王诺诺告诉记者,自己正在构思一个深圳主题的科幻故事,“紧扣5G时代,可能会涉及VR、AR等新鲜的技术。”


【对话王诺诺】


⒈ 我实在不算学霸

那些标签都是“枪靶子”

深圳商报《读书周刊》:很多人最初是从知乎上认识你的,你被贴上很多“标签”,你现在最认同的身份是什么?

王诺诺:说实话,那些标签都是当“枪靶子”的。最认同的,科幻作者?一个想写出好故事的年轻人。

深圳商报《读书周刊》:你毕业于剑桥大学,是名副其实的学霸,对现在的学弟学妹们有什么建议?

王诺诺:我实在不算学霸。我觉得从整个人生的维度上来看,大家可以在学习之余发展一些自己的爱好,无论是拼模型也好,摄影也好,音乐也好,一定要有一些自己的爱好,这些无关紧要又不功利的爱好会变成你的小世界。有了它外面的大世界就没那么可怕了。

▲王诺诺在新书发布会现场。


⒉ 看看一个加班狗是如何

用科幻写作对抗“996”

深圳商报《读书周刊》:你出身于金融专业,在互联网行业做产品经理,这些看起来似乎都和科幻不太沾边,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开始写科幻小说?

王诺诺:小时候喜欢看《科幻世界》,后来在漫长的留学过程中用写东西来跟自己做游戏,再到后来工作之后,接触的行业处于科技与未来的交汇行业,也看到了许多技术逐渐影响人与人之间交互的例子,也给我的故事增加了灵感。

深圳商报《读书周刊》:你是在业余时间完成小说创作,一定很辛苦,这毕竟是一部10万字的作品,你是怎样安排自己的时间的?会一直坚持科幻小说创作吗?

王诺诺:我是一个拖延症患者,所以工作也说不上比别人做得快,小说大多就是下班了熬夜写的。未来也会尝试别的题材。

深圳商报《读书周刊》:你觉得《地球无应答》最值得看的理由是什么?

王诺诺:看看一个加班狗是如何用科幻写作和996对抗的?其实每个人在日常生活里都有自己的幻想,但它们可能被繁琐的学习工作日程冲淡,但如果留心把他们攒下来,甚至写成一本书,那它就可能是这本书里的样子。

▲当天还举行了签售活动。


⒊ 我喜欢悬疑推理小说

故事里有抽丝剥茧的痕迹

深圳商报《读书周刊》:《地球无应答》是你的第一本短篇科幻小说集,有九个彼此独立的故事,你认为这本小说和其他的科幻小说,区别在哪里?

王诺诺:这本小说是我个人的一个尝试,相对于其他成熟作家的科幻小说来说,肯定是比较稚嫩的。但可每个人的行业和成长背景都是不一样的,我的故事里也会有一些我自己的烙印。比如说,我喜欢描写比较圆润的故事,我小时候喜欢悬疑推理小说,所以自己的故事里面所有的线索,在最后都能有一个交织。给读者带来那种剥丝抽茧的体验,我觉得是特别棒的。

深圳商报《读书周刊》:书中提到很多的现实问题,比如基因改良、隐私泄露、平行时空等等,作为90后,你最关心的现实问题是什么?

王诺诺:小说《全数据时代》里,我讲了一个故事——当数据一直被大企业或者机构所集中调用,那个时候到底是人定义数据还是数据定义人?这将变得很模糊。书里面有一句话:“一个人之所以能够称为人,一切奥秘就是那些不为人知的隐私”,而隐私在今天的范畴,远远超过了你的想象,不仅仅是你的电话号码通讯地址,而是你每天开的网页每天刷的视频你每天走的公里数你的定位,这些东西如果被复刻了,那有没有可能造出一个完全一模一样的你呢?如果可以,那么你的本体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相比于机器人征服人类这种对未来的预测,我更担忧未来某一天人因为技术和信息,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⒋ 科幻也许不会成真

它的意义在于演绎人性

深圳商报《读书周刊》:你对科幻的定义是什么?

王诺诺:有科技审美的幻想。

我觉得科幻故事有三个要素:1、科技审美,审美是一个复杂的事情,我无法定义怎样怎样的作品就不够“科”了,哪些哪些作品的科学成分是够的了,但又不够严谨。但我相信,隐隐的一定有一条准则,准则之上,是对科技的敬意,是对科学的敬畏,读者能够感受到的其中的独特美感的。这也是科幻最大的魅力。

2、世界观自洽,可以出现不同于本时代的技术/设定,但是需要前后自洽,为故事本身的叙事美感服务。

3、好的人物、情感线条。

我感觉目前自己在这第三条上做得还不够好。

深圳商报《读书周刊》:科幻的现实意义在哪里?

王诺诺:所有的小说都在刻画人,而科幻小说刻画的是人类这一整个群体。用科学和技术去构架背景,看人性在这个背景里会被演绎到什么样的程度。现实意义就是它也许不会成真,但你必须知道它可能会被演绎成什么样。

读创编辑刘悠扬



联系地址
更多
  • 电话

    电话:13265461007  张先生

  • 邮箱

    邮箱:sfilines@163.com

  • QQ

    QQ:3537336202

  • 地址

    地址:深圳市留学生创业大厦1期2104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