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版权 >>文学 >> 《箭与纸》
详细内容

《箭与纸》

《箭与纸》

 

走出空地,外面什么人也没有,芝加哥监狱是南区中心区,有较多中层建筑,离德尔曾经的工作室有一小段距离。德尔不知道他该往哪走,走到哪里,他的帮助者没有出现,他身上只有自己的衣服、外套、帽子几个螺母、起子、螺丝刀、胶带,这些东西都是他在空灵基地爆炸时外套里放的东西,有些也的确是十分重要的,有些则无关紧要。他在美国是没有家的,一直没有,所以无论是住在废弃钢闸工厂还是空灵基地亦或是监牢,对德尔而言没什么差别,现在他又流落到了街头,他手头没有钱,而他的其他个人物品也永远的落在了空灵基地,现在再去那里是不可能的。

 

他走进了一间街头当铺,把起子、螺丝刀、螺母、胶带这些东西摆在了当铺老版桌前,老版看了一眼手表,这时候已经午夜时间了,他打了个哈欠,然后把这些东西聚到一起,然后每个都仔细检查一番,露出厌烦的表情,说道:这些全部,十块钱。

 

好,十块。那老版也有些吃惊,因为德尔没有讨价还价,所以老版还是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个价格。 德尔不知道该到何处睡觉,归属感他早就没有了,那是自从他离开父亲,又离开赫辛之后。而现在他感到一种更深层的流落感,那种真正吃住都不能保全的现实,是那么骨感,现在就摆在他眼前。

 

他肚子空空的,因刚才的呕吐更觉干瘪。 午夜的南区,更显得荒凉,仿佛那个经典小解谜游戏机械迷城里的环境,陈旧锈蚀,却饱含水墨风格,不得不说那俘获人心的情节和奇特的艺术感打动了无数人。 广告牌在冷风中摇曳,楼房下面锈掉的铁排水管里滴着大楼的污水,它蜿蜒曲折地爬向下水井盖的凹槽,因而在地上留下了一条暗色的泪痕。街上路灯明暗恍惚,有些已经坏掉,明显是电压不稳造成的。街上没有车,没有路人,就像几个月前那个清晨,他坐着黑色汽车前往空灵基地时一样。

 

电线在腐朽的木桩上交错缠绕,不远处变压器的高压危险警告字样在街对面便利店的灯光下照得暗黄,这里的每一面墙上都涂满了涂鸦,路上没有行道树,在路的缝隙处长出一根根独立的杂草,年久失修的公园里,则杂草丛生,那秋千由一个木架和两根绳、一个轮胎制成,立在杂草丛中;德尔走了过去,坐在了轮胎上,那木架发出嘶哑的哀嚎,于是德尔走开,扑倒在前面的草丛里,但那草扎在脸上,根本无法睡眠。

 

卧在草丛上,德尔想到:既然已经到了南区,那不如回到几个月前他工作的钢闸工厂去看看。于是,他拖着疲惫的步伐,寻找零星记忆中残存的参照物,每个地标都探入他的记忆里去,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挣扎,他总算看见了那工厂颓圮的外墙上绿色的爬山虎在街灯照射下时暗时明。

 

他走到他曾经工作间的门口,那门已经被毁坏,轻轻地拉一下把手就打开了,昔日橙色的四壁现在变得土黄,补好的沙发再次破裂,曾安装的白炽灯现在已经断电,唯有那曾经在微弱日光下坚韧生长的小草长得愈加旺盛。 德尔突然看见房间的角落里有个人影,他吓了一跳,但气都不敢喘,只见那人影的头转了过来,于是这漆黑的空间里就可以看见多了两个模糊暗淡闪耀着的亮点。

 

他相信此人此时出现在此处是一种必然。嗨?” “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