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版权 >>文学 >> 《风暴三部曲之陆战之王》
详细内容

《风暴三部曲之陆战之王》

《风暴三部曲之陆战之王》

 

两只狼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弓起身体,突然窜到近前。两只狼像是两把匕首,分不同方向扑来。陆虎把事先放在脚面上的石头踢出,打头的狼躲开了石块,另一侧夹杂着灰色毛发的狼扑上来。他看着锐如尖刀的牙齿向自己扑来,回缩身体的同时,把仅有十几厘米长的刀横向划出,刀刃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新月,但是对手却低头躲过了刀刃,猛的趴在地上,然后朝着他保护胸口的左手咬去,血盆大口在瞬间合拢,牙齿的冰冷与嘴唇的温热同时传到手臂的皮肤,他把右手中的刀尖朝狼的脖子刺出。狼在重力的拉扯下再次趴在地上,不过,脸上留下了一条淌血的伤口,痛的它从喉咙深处发出愤怒的吼声。

 

陆虎的刀没有停下,而是在空中用手指挑起反抓,刀刃朝下顺势再刺一刀,但是狼向后退出两步,在刀尖够不到的地方龇牙咧嘴,作出一幅马上要扑上来的姿势。 刚才躲过石头的恶狼被另一块土块砸中了面门,虽然因为力度不够而不太疼痛,但是扬起的灰尘落进眼睛,它边呼叫边向后跳,使劲地甩头,想把眼睛里的沙砾甩出去,第二块石头紧随而至,砸在它的眼睛上,第三块、第四块相继砸中它的膝盖和侧脸,狼像是遇上瘟神一样又往后退了一大截,被凹凸不平的地面绊倒,打一个滚再爬起来,然后继续向后退,它一定是在纳闷这种会投掷石头的大猴子是从哪里来的。 两头狼迅速退回了刚才的位置。

 

 “过来帮忙。陆虎扭过头看声音的来源。 你别管!廖晓彤下达命令,并把兜子里的扳手掏出。 此时的张文志正拿木棍躺在地上,一头强壮的灰狼趴在他身上,脖子卡在棍子上,把锋利的牙齿一点点凑近张文志的脖子,粘稠的唾液慢慢地垂下,流进他的领口。电光火石的瞬间,两只狼从侧面偷袭看似最瘦弱的张文志,它们沿着岩壁钻出树林,轻易将他扑倒,不过一根木棍隔在生死之间。狼爪在他胸口划出一道道伤痕,另一只硕大的狼则用牙齿拽着皮靴,让他根本无法站起身。

 

灰狼紧咬木棍不放,一道闪光袭来,但是在闪亮的刀锋到来时,它竟然一跃而起,从张文志的身上跳开,不过仍然牢牢的咬着木棍,张文志完全没有预料到它会跳起,竟把棍子撒手奉上。狼口逃生的他用剩下的一只脚猛踹皮靴上的狼,不过它依然死死的钉在上面,他已经感觉到皮靴的防护层被刺穿,牙齿触及到脚趾。廖晓彤不停的晃动匕首,吓住刚刚落地的狼,防止它再次伤到张文志。 他不得不集中全部的力量,抬起左脚踹在那只狼的鼻子上。

 

狼痛的惨叫一声逃开了。原本和廖晓彤对峙的狼见到同伴撤退,也缓缓退向树林。 两只佯攻的瘦狼在一声长啸的呼唤下撤回树林。 攻击开始与结束之间短的就像呼吸之间,却又漫长的像几个小时。 三个人重新整理装备,一根带着咬痕的木棍,里面白色的木质纤维被翻出来,一把带着血的小刀,一堆碎石和一把锋利却也不长的军用匕首。

 

 张文志脱下背心,胸口被爪子划伤的地方开始出血,发出阵阵的痛感,陆虎这才发现运动裤被划成夏威夷草裙,里面露出结实却不够坚硬的肌肉。 饥饿、劳累、紧张、恐惧、孤独一起袭来,成为敌人的帮凶,三个人失去后方,成为没有援助、没有补给的散兵,而敌人正磨刀霍霍,准备着各自的尖牙利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