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版权 >>文学 >> 《热寂时代》
详细内容

《热寂时代》

《热寂时代》

 

然后,在那一年,热寂时代最黑暗的一年,一切都发生了。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太空城中流传着一个传言:太空城能源库中大部分的物质其实是完全无法利用的铁元素,太空城即将弹尽粮绝,但主脑却还瞒着所有人!

 

 当时还没有人尝过物资短缺的滋味,大家对这些谣言大多也是不以为意。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主脑并没有正面回应。 就是几天之后,运送食物的卡车真的没有出现。人们开始恐慌,但不论他们怎么呼唤主脑,主脑都没有丁点回答;人们又直接去食物工厂,企图直接获取食物,可高分子材料建筑成的高墙将手无寸铁的居民无情地挡在外边。

 

徒劳地拍打着墙壁的人们惊恐地听到,墙内静悄悄的,似乎所有食物生产线都已经停止运转。 人们早就想到这一天会出现,但却没有料到他来得那么早。

 

能量用光了!一切结束了! 早习惯主脑定时配发食物的人们家中没有多少存粮,没有苦日子概念的他们几天就把剩下的食物吃完了。但竹离制止了我和其他人一样奢靡的想法,她严格地控制着食物的消耗,精打细算地分配每一份食物的去向。

 

 “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那时,她经常这样安慰我。 这并不能改变什么,食物箱依然在不久之后见了底。为了减少消耗,我们躺下来努力睡觉,直到陷入一种奇怪的迷糊的处境,也没法入睡与摆脱饥饿。最后我们实在饿得受不了了,于是一起分吃了最后一块能量棒。吃完她那半块之后,竹离像是恢复了一点精力,将屋子又里外翻了一遍,确定了一点吃的都没有了。

 

 乱起来之后,竹离就以不容置疑的决断封闭了房门,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到街上去过,也没有任何的手段能接收到关于外面的信息。家里的灯开得亮晃晃的,竹离依偎在我的肩头。我们都整整两天没有吃饭了,饥饿的感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是可怕的麻木。头脑虽然还清醒着,却没有办法思考,就像坠落在毫无波动的梦里。

 

也许是因为麻木吧,竹离好像失去了质量,柔得就像我曾梦见过的一阵细雨迷蒙:从连绵翠绿的竹梢上洒下来的,每一滴每一点,溶解着竹的气味,笼罩着我。数不清的竹枝上带着成百上千个大大小小的孔洞,就像一根根笛子,在微风中发出点点夹杂着竹的韵味的若有若无的旋律…… “商崖,你饿吗?我轻轻摇了摇头。

 

我要是死了,你就吃了我,或许能活下去。我仿佛从梦中醒来,沉默不语,但竹离不知从哪得来的力量,让她接着把话说下去。 商崖,你知道死是什么吗?” “……” “有一天,活得足够久的我们会闭上眼睛,伸直躯体,不再说话、走动,变得和宇宙一样冷。这就是死。她的声音仿佛来自很远的地方,让我想起了广场上的笛声。